原创 请回答1992,香港电影巅峰往事

原标题:请回答1992,香港电影巅峰往事

很多人说2022年是港片复兴的一年。

今年的港片,看上去的确很猛。

香港本地第一部票房破8000万港币的华语片诞生,古天乐主演的机甲科幻片《明日战记》。

原创
            请回答1992,香港电影巅峰往事

黄子华主演的《还是觉得你最好》则凭借7000万+港币票房的成绩,紧随《明日战记》之后超越《寒战2》,成为华语片香港票房亚军。

原创
            请回答1992,香港电影巅峰往事

古天乐、黄子华,代表了今日香港电影的“门面”。

但即使是《明日战记》,也仅位于当地影史票房第20位,一部华语片香港票房冠军,并无法改变好莱坞大片制霸香港电影市场的局面。

这一切都提醒着我们:原来,1992年已经距离我们如此遥远。

那一年的香港电影市场,根本没有好莱坞电影说话的份儿,票房最高的《本能》,仅以2779万港元排在总票房榜的第13位。

这一年,是公认的香港电影巅峰之年。

光看当年的暑期档,就知道那一年的港片有多猛。

为暑期档揭幕的,是李连杰的《笑傲江湖2东方不败》,最终拿到3446万港元票房。

原创
            请回答1992,香港电影巅峰往事

7月2日,周星驰的《审死官》上映,最后拿下4988万票房,梁家辉的《92黑玫瑰对黑玫瑰》同天上映,长线放映了175天,取得了2280万票房,梁家辉还凭本片在第二年的金像奖击败周星驰拿下影帝。

原创
            请回答1992,香港电影巅峰往事

成龙的《警察故事3超级警察》是7月4日上映,比《审死官》晚2天,拿下了3260万的票房。

原创
            请回答1992,香港电影巅峰往事

《审死官》之所以票房势头未尽就下线,是因为院线要给另一部票房大作让路——周星驰的《鹿鼎记》,影片票房也破了4000万。

原创
            请回答1992,香港电影巅峰往事

到了8月8日,谭咏麟吴孟达的《黄飞鸿笑传》上映,又砍下2000万;接档该片的,是梁家辉林青霞张曼玉甄子丹的《新龙门客栈》。

原创
            请回答1992,香港电影巅峰往事

再加上刘德华的《赌城大亨2》、张学友梁朝伟的《亚飞与亚基》等,那一年的港片暑期档火爆异常,最终总票房超3亿港元,并创造了多部经典。

原创
            请回答1992,香港电影巅峰往事

1992年全年,香港电影在本土票房收入高达12.40亿港元;海外票房收入达18.60亿港元,全年创造的票房收入合计超过30亿港元。

其中周星驰全年一共推出7部电影,合计创造了2.68亿港元票房。

《审死官》、《家有囍事》、《鹿鼎记》、《武状元苏乞儿》和《鹿鼎记2》包揽了全年票房榜前五位。

而好莱坞大片在香港本土票房只有3.12亿港元,一个星爷就几乎打平他们。那是90年代唯一一次香港年度票房前十中,没有一部进口片。

正因如此,1992年被称为香港影坛的——“周星驰年”。

原创
            请回答1992,香港电影巅峰往事

和港片一起达到巅峰的,是随着“四大天王”出现的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的港乐。

四大天王的身影遍布发廊、歌厅、校园的每个角落,黎明一年开了50多场演唱会,张学友的《吻别》卖了300多万张,男孩子都会“对你爱爱爱不完”的手势,刘德华《谢谢你的爱》红遍大江南北。

有华人的地方,就会有港乐,以及香港电影。

原创
            请回答1992,香港电影巅峰往事

那一年各大颁奖礼,所有人脸上都挂着灿烂的笑容,仿佛这一夜星光永不凋零。

但光辉深处,总有哀伤。盛宴过后,会有伤心。

1992年之后,整个港片本土和海外收入跌跌不休。

仅仅4年后,港产片收入已跌至1992年的近一半:6.59亿港元。海外收入更是只有4.3亿。

从2005年开始,没有一部华语片拿到香港影市年度总票房冠军。

港片越落寞,人们越怀念这如梦似醉的港片的夜晚…..

原创
            请回答1992,香港电影巅峰往事

这一段风流往事里,有奇迹,有崛起,有背叛,有唏嘘。

一切正如黄霑写下的那句传世歌词: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 只记今朝。

1992年,黄霑为《笑傲江湖2东方不败》写下的主题曲歌名就叫,《只记今朝笑》。

1、武侠:徐克开辟新武侠,李连杰遭遇江湖险

1992年,港人开始管李连杰叫黄师傅,因为去年的《黄飞鸿》大获成功。加上《笑傲江湖》,徐克的新武侠地位一举奠定下来。

放眼一看,那一年港片所有风口中,最火的就是武侠片。

开辟新派武侠、成就一方霸业的风口来了,徐老怪还不赶紧的?

果然,两部续集当年就拍出来了。

首先是《笑傲江湖2东方不败》,影片由徐克监制和编剧,程小东导演和武指,加上张叔平的人物造型和服装设计,林青霞、关之琳、李嘉欣、袁洁莹、余安安绝代美人会首江湖。

原创
            请回答1992,香港电影巅峰往事

但当年的金庸先生怎么都想不到,大美人林青霞是来演东方不败的,还和令狐冲谈起了恋爱。

一场入水戏,林的头发夹在海底升降台,差点被溺死。幸好林美人水性好,挣脱上岸。谁想到正是这场戏,成就了经典港片美人图。

原创
            请回答1992,香港电影巅峰往事

观众都看得很开心,但金庸跟徐克说:以后酒照喝,但我的小说不给你拍了。

虽然金庸老爷子不太满意,但影片美轮美奂的动作设计,鲜明独特的人物形象,动人心魄的配乐插曲等,都令观众如痴如醉,最终以3446万港元票房稳坐票房榜第8位,也掀起了90年代的港产武侠片热潮。

而林青霞更因此迎来演艺事业的第二春,往后几年出演了十几部武侠片,形象都跟东方不败带着几分相似。

原创
            请回答1992,香港电影巅峰往事

李连杰、林青霞跟徐克组成的强劲新派武侠阵容,既共同开启了90年代新派武侠的最高境界,也成为港片影坛对抗周星驰无厘头旋风的最强剑气。

通常来说续集很少超越第一部,但徐克一年就干出来两部,另一部就是与嘉禾合作的《黄飞鸿》系列最卖座的《男儿当自强》。

原创
            请回答1992,香港电影巅峰往事

这部《黄飞鸿》续集中,徐克找来甄子丹演反派纳兰元述,给李连杰制造压力。

为了营造效果,徐克要求李连杰全面发力,打断甄子丹面前的柱子。李连杰手持竹竿健步如飞,不料失手打断了甄子丹眉骨。甄子丹当场血流如柱,送到医院缝了6针。

但甄子丹怕的不是受伤:“李连杰真的很快,他快,我要更快。如果你慢了一拍,所有的灯光都说再来一下,NG就很难看。我不要输。”

原创
            请回答1992,香港电影巅峰往事

《男儿当自强》为徐克拿下了金像奖最佳导演,票房超3000万。甄子丹第一次提名金像奖最佳男配角。

但电影也成为李连杰离开嘉禾的开端。

当年李连杰和嘉禾的合同到期,李连杰想向嘉禾追付未支付的片酬,嘉禾却以续约为条件,双方僵持不下,李连杰就以罢拍相威胁。

后来嘉禾找吴思远出面,吴思远找李连杰的经纪人蔡子明商议,自掏腰包拿出50万支付李连杰的片酬。

李连杰给了吴思远面子,很快回到片场继续拍,其后又主演了合同中的最后一部电影《黄飞鸿之3:狮王争霸》。

此后李连杰离开嘉禾自立门户,徐克找来赵文卓继续拍了两部黄飞鸿,但黄飞鸿系列就此告别巅峰。

而李连杰以“李阳中”之名,一口气监制了5部电影,其中就包括一代动作经典《精武英雄》和《太极张三丰》,可惜香港观众不识货,两部经典票房平平。

多年后,李连杰说:“当时香港电影市场环境非常复杂,一件事涉及多方利益,很多人希望我立刻死掉。”

就在那一年,他的蔡子明被暗杀,李连杰随后辞演《新龙门客栈》。

没办法,徐克只能找来梁家辉顶替李连杰饰演周淮安,这也成为李连杰一生中错过的唯二经典角色,另一个是《卧虎藏龙》中的李慕白。

林青霞拍该片险些瞎了眼睛,而甄子丹出演反派曹少钦,粉面长黛,眼神阴狠,演技极其出彩,但他咖位低,提着剑在剧组一站就是一天,连个座位都没有。

《新龙门客栈》之所以自称为“新”,是因为有1967年胡金铨版《龙门客栈》在先,但徐老怪将该片重启,无论是剧情安排、故事节奏、人物造型、动作设计,以及港片不多的内地沙漠取景,处处都显露出一个“新”字。

封闭的环境,令剧情的张力被无限放大,程小东的武打设计,将衣带当风的写意飘逸和大漠江湖的神秘残酷结合。

更让人难忘的,则是荒芜大漠里的家国情怀与儿女情长,武侠武侠,徐克导演将一个“武”一个“侠”字,都诠释到极致。

影片成为一代武侠经典,但票房最终2150万港元,因为少了李连杰。

在那段港片武侠最灿烂的日子,当然不可能只有徐克一个人得意。

1992年9月,王家卫开拍《东邪西毒》。

徐克的武侠片也常天马行空,但剧本总是有的,而这就是个大冤种剧组,翻看演员当时的采访,真是又可怜又好笑。梁朝伟拍摄时以为自己演的是东邪、片子剪完之后发现自己是西毒,最终的角色其实是盲武士。

张国荣进组的时候以为自己演的是东邪,SBS千里迢迢来到片场采访,他还说自己打戏很多,结果演的是西毒欧阳锋,打戏全在摆造型,全片最深的造诣是飙金句。

不过最惨的是王祖贤,镜头几乎被剪没了。

电影1992年开拍,1994年才上映,票房才1000多万,要不是刘镇伟抓住演员拍了部《东成西就》赚了2000多万,王家卫可能早被投资方赶下台了。

当年王家卫如此有底气,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版权很容易卖到其他电影市场。

比如90年代的韩国电影市场,当年韩国电影还没起步,而港片正处于黄金时代,《请回答1988》里经常出现徐克的武侠片。韩国影迷对风华绝代的张国荣痴迷不已。

这些星光与侠影,共造了一出武侠电影盛景,但那也是最后的盛景。

在那个港片最辉煌的年代,好到连黑社会都要来分一杯羹,但经典武侠靠的是徐克等人旺盛的创造力和爆发的才气,技术再翻新,那种武侠情怀,荡气回肠的情义才是最动人的。

徐克的英雄美人,连同吴宇森的暴力美学、周星驰的喜剧搞笑,共同组成了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经典记忆。

看上去,武侠迎来巅峰序曲,实际上,喜悦背后早有暗流。1993年,港产武侠就迎来全面滑铁卢。

明日之事明日愁,先尽情唱吧,“浮尘随浪 只记 今朝的欢笑”。

2、江湖:星爷玩转港片江湖,王晶因钱暗生嫌隙

写港片影史,问别的年是谁的年,估计得争个头破血流。

唯有1992年没有争议,当然是周星驰年。

而一个周星驰的1992年片单,也无形中勾勒出了当年的港片影坛江湖格局。

那年李修贤把剩下的周星驰合约转签给了向华强的永盛影业,每部片酬也由70万提升到了300万。

由此开启了周星驰和王晶的蜜月期。

当年两人就合作了《鹿鼎记》和《鹿鼎记2》。

得知周星驰将要出演韦小宝的时候,金庸先生给剧组回复了六个字:不做第二人想。

《鹿鼎记》开镜会,张敏红衣冷艳,邱淑贞明丽可人,静态的“韦春花”吴君如也很端庄,袁洁莹英气十足,可谓群芳竞妍、风姿万千。

但本片最大牌的女星,是林青霞,林青霞答应参演,主要是冲着周星驰去的。

周星驰对林青霞的称赞,也被公认是对这位绝世美人的最佳评语:当青霞穿起女装时,就是最美的女人。当青霞穿起男装时,就是最靓的男人。

王晶电影擅用美人阵容,但尽管前有《雷洛传》、《赌城大亨》,后有《魔教教主》,但论美女云集,没有哪部电影可与此片相比。

再加巅峰期的王晶把《鹿鼎记》拍得高潮迭起、人物灵动鲜活,星爷的发挥畅快淋漓,两部《鹿鼎记》加起来,累计票房超过7700万。

当年王晶和周星驰堪称“黄金拍档”,一度打算合作《少年李小龙》。

但按照王晶的说法,当年他找到了嘉禾投资,给王晶和周星驰共800万港元再分红。但周星驰提出要六四分账,王晶同意了,后来又改口从六四到七三,再到八二分账,到最后周星驰和嘉禾单方面达成协议,以800万港元的片酬为其拍《武状元苏乞儿》,导演陈嘉上。

王晶就这样被直接踢出局,而那部《少年李小龙》就这样胎死腹中。

其后两人仍有合作,但再无昔日的默契。

这场抢人大战也折射出当年香港影坛的格局:

抢到了巨星周星驰、刘德华的永盛迅速崛起,成为可以挑战嘉禾的新巨头;

拥有成龙的嘉禾依然强势,但已不足以独霸江湖,当年他们对李连杰的片酬抠抠搜搜,却一口气给了星爷800万。

除了这两个老霸主和新巨头,还有两个玩家对这位当红巨星虎视眈眈。

一个是原新艺城三巨头之一的黄百鸣成立的东方电影,一个是日薄西山的邵氏。

但当年双破香港电影票房记录的,不是永盛也不是嘉禾,而正是星爷与这两家合作的电影,排名第一的《审死官》和第二的《家有喜事》。

通过打感情牌捡到周星驰一部电影合约,邵氏配备了最顶级的主创阵容拍《审死官》,导演杜琪峰,女主角梅艳芳,加上吴孟达、梁家仁、秦沛,几乎一水的无线出身。

周星驰主演的电影,无论导演是谁,其鲜明的个人表演风格总是主宰着整部影片的风格,哪怕导演是杜琪峰,所以这场合作谈不上愉快。

不过最终出来的品质和笑果是有目共睹,影片放映了39天,最终票房4988万。周星驰还获得亚太电影节最佳男主角,邵氏可以笑出声了。

邵氏可以打感情牌,和星爷没交情好讲的黄百鸣就只能讲钱了。

合作洽谈时,周星驰不仅要求先看剧本,更直接提出了800万港币片酬,黄百鸣只能咬牙答应。

谈拢片酬以后,周星驰表示,只对小弟常欢这个角色感兴趣,还强调想和张曼玉合作。

常欢这个角色,黄百鸣原本是留给张国荣,还让高志森去国外劝张国荣接演。

没想到阴差阳错,隐退歌坛后,国外的家被旅行团当成了景点的张国荣一口答应回港,还第一时间找到黄百鸣,直言自己想演娘娘腔常骚,并表示如果可以跟毛舜筠做搭档,应该会有火花。

就这样,原本饰演男人婆无双表姐的吴君如,被调去演大嫂,搭档从张国荣变成了黄百鸣,吴君如气得要求加片酬,黄百鸣只能照给。

经过一波三折,最终有了我们看到的《家有喜事》经典阵容。

拍摄中,导演高志森采取了疯狂喜剧的手法,将所有戏份都推向极端,事实证明大获成功,该片上映后,共取得4899万港币的票房成绩,继《逃学威龙》之后又一次打破香港票房记录;半年后,周星驰主演的《审死官》再度刷新记录。

“喜事”系列从此成为黄百鸣手中的王牌系列。

因为星爷获益的不仅是电影公司,还有演员。

吴孟达这年总共出演了19部电影,除了是周星驰的黄金搭档,香港四大天王刚推出,吴孟达当年就和四大天王全部合作过了。

除了达叔,陈百祥在这一年出演了《鹿鼎记》等星爷七部电影中的四部,成为星爷又一个黄金配角,接下来的《唐伯虎点秋香》中,他的光彩达到极致。

星女郎中,张敏和周星驰合作了《武状元苏乞儿》等四部,邱淑贞与周星驰合作了两部《鹿鼎记》,还在当年第一次提名金像奖最佳女主角,能和星爷合作本身,就是当红女星的标志。

所向披靡的周星驰,唯有在金像奖竞争中留有遗憾,好在输的是梁家辉,不算添堵。

当年的梁家辉也是四面开花,主演了使他扬名国际影坛的法国文艺片《情人》,补漏出演了《新龙门客栈》,还有助张曼玉扬名国际的《阮玲玉》。

正是凭借本片,张曼玉获得柏林国际电影节影后,成为华语演员历史第一人。

放到其他年份,他们会是当年最耀眼的港星,但这一年的超级巨星,只能是星爷。

星爷喜剧以“无厘头”的方式为大众提供一个合理发泄的窗口,成为了时代的宠儿。

他是当之无愧的喜剧之王,如今的票房王者和他比算什么,不就是电影卖了点儿钱吗?

拿后来《美人鱼》邓超的台词说:“无敌是最寂寞。”

3、落寞:刘德华亏钱开天幕,成龙解散成家班

有人得意,就有人落寞。

照道理,落寞的不该是刘德华。

1992年,刘德华加入华纳唱片公司,发行专辑《真我的风采》,销量达到40万张,在央视春晚上与毛阿敏、张雨生合唱歌曲《心中常驻芳华》。

电影方面,他凭借《五亿探长雷洛传》,获得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提名。

当年港产枭雄片崛起,在《跛豪》引领先河后,《五亿探长雷洛传》、《四大家族》、《四大探长》、《赌城大亨》等同类型电影在一两年内密集上映,刘德华一人演出了两位“枭雄”:赌王和“五亿探长”。

但事业如日中天的刘德华,开了家天幕电影公司,除了投资的第一部《91神雕侠侣》赚了几十万,后面拍一部亏一部,《92神雕侠侣》票房不到千万,到了《战神传说》,集齐导演洪金宝、编剧罗启锐、策划张婉婷、武指程小东和元奎等五位大神联合创作。

主演有梅艳芳、张曼玉、钟镇涛,最后直接血亏三千万,95年天幕公司停运,刘德华背了4000万的债务,最后是找向家借钱,才解了燃眉之急。

王晶点评:刘德华开公司放了太多自己的想法,不是做买卖。

同样落寞的还有发哥,当年有合作吴宇森的《辣手神探》,合作林岭东的《侠盗高飞》,但最卖座的竟然是贺岁档喜剧电影《我爱扭纹柴》。

作为港产枪战片的执牛耳者,吴宇森拍动作电影向来在重武轻文,加上编剧黄炳耀忽然因心脏病突发在德国去世,缺少了文戏的支撑,吴宇森干脆将电影后半段变成了全枪战。

一场医院枪战戏,拍了将近38天还没有拍完。有一场爆炸戏,军火专家认为他炸药放得太多,有可能会炸毁整间医院。

经过监制张家振的一番苦劝,吴宇森最终将炸药减少至四分之一。周润发抱着婴儿从走廊中冲出来时,吴宇森没有告诉发哥走廊里安排了爆破点,直接拿过炸药遥控器,提前按下了爆炸按钮。

观众在银幕中看到发哥的慌张表情全都是真实反应,因为发哥当时就只想逃命。

但玩命拍出的《辣手神探》上映以后,仅取得1900万的票房成绩,无疑是吴宇森继《喋血街头》后的又一次商业失利。

影片一个彩蛋是,梁朝伟凭《辣手神探》提名金像奖最佳男配角,但他自认戏份够重,应该提名最佳男主角,所以拒绝了金像奖的提名。

刘嘉玲和张曼玉颁发“最佳男配角”时,刘嘉玲更公开替男友鸣不平:“梁朝伟的戏份跟周润发一样多,数下来还多三个镜头,为何只能角逐男配角?”

而林岭东拍摄的现代侠盗片《侠盗高飞》,将一个带着赎罪的复仇故事拍得神秘、妖媚、悲壮。高飞与判官夜总会火拼的一幕,子弹横飞的枪战场面,设绝对是港产枪战戏的经典,票房也仅有1600万。

两部相加,还不如《我爱扭纹柴》的3648万票房。

虽然这是“双周一成”的时代,但在周星驰无厘头喜剧横行的年代,发哥的枪战片开始有点过时了。

此战之后,吴宇森意兴阑珊转战好莱坞,在那里拍出了《变脸》,从此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。

而成龙也在这一年做了一个重大决定,拍完《飞鹰故事》,在外国就地解散成家班。大批龙虎武师聚是一团火,散作满天星。

这部令成龙拍摄受重伤的电影耗费了嘉禾1.15亿港元成本,虽然勉强回本,但嘉禾决定限制他自己当导演,于是找唐季礼为他拍《警察故事3:超级警察》。

没想到影片为成龙拿下了一个影帝,还从此开启了两人长达30年的合作。

而为筹集经费购置会址,香港电影导演协会筹备的电影《双龙会》中,数十位香港导演都在片中客串角色,成龙一人分饰两角。

两片的票房都破3200万港元,只是周星驰电影太强势,仅排名第9和第10。

虽然略显落寞,但两周一成的格局依然会继续,而有些人却开始退出这个江湖。

4、收山:新艺城光辉成旧事,林正英难挽僵尸片

江山代有才人出。有人风起云涌,就有人日薄西山。

就在 “周星驰年”前后,香港影坛完成了新旧势力的全面交接。

80年代凭福星系列和僵尸电影叱咤一时的洪金宝,90年代起票房号召力就急剧下滑,1992年执导的《战神传说》亏惨了刘德华;推出的2部电影《五福星撞鬼》和《誓不忘情》,票房远不如前。

嘉禾最大的卫星公司——洪金宝的“宝禾影业”,在拍摄完《蝎子战士》后选择停产;

从此洪金宝基本退出创作,专注武术指导,洪家班依然延续了20多年影响力。

还是在92年,嘉禾的长期合作伙伴麦当雄淡出影坛。

连失臂膀的嘉禾,也开始褪去霸主的光辉。

而曾经风云一时的新艺城这一年正式宣布结业,最后一部投资大卖的电影,是徐克的《东方不败》。

但谁能永恒不败,“新艺城出品”,退出历史舞台。

麦嘉和石天,也双双息影。如今提及香港喜剧,少有人还记得《最佳拍档》了。

一代传奇,随风而去。

迫于财务压力,德宝电影也在同年宣布结业,《黑猫2》成为其最后一部作品。

新艺城和德宝的停产,嘉禾卫星制的土崩瓦解,标志着80年代鼎足而立的港片影坛局面终成过往。

还是这一年,《逃学威龙》中“夺命剪刀脚夹爆你的头”的黄炳耀去世,港片失去了一位天才编剧。

而林正英作为港产僵尸片的的一代宗师,在1992年推出了《新僵尸先生》等多部僵尸片,全力突破,想尽办法,连《音乐僵尸》都用上了。

其实当年林正英已经身患重病,5年后去世了,他在用最后的时间力挽狂澜,但僵尸片大势已去,已非一人之力能挽回。

英雄落寞,美人收山,还是这一年,王祖贤忙着谈恋爱,大幅减产,钟楚红则正式息影。

名利场人潮汹涌,后浪终将前浪拍在沙滩上。

在名利圈打滚的他们,有人疲惫了,有人抑郁了,有人躺平了,有人佛系了。

其中滋味,就像90年代渐渐无人邀歌的黄霑闲得在家练毛笔字,反复抄写的晏几道的词:

“衣上酒痕诗里字。点点行行,总是凄凉意。”

5、伏笔:陈可辛少壮立大志,张国荣北上拍《别姬》

在旧时代落下帷幕的同时,新力量也如火如荼地崛起。

92年前后,王晶和刘伟强的创作室、李连杰和崔宝珠的正东、王家卫和刘镇伟的泽东、曾志伟和陈可辛的UFO等公司相继建立。

这些制片公司,幕后金主多是台湾片商。当年只要香港影人提出个故事大纲和明星阵容,他们就会拿出几百万现金来买,但所有的蜜月期都有尽头,而岁月总会埋下伏笔。

比如还什么都不是的黄子华,给许冠文写出了剧本,并给自己创作了角色邱浩基,结果许冠文看了剧本之后赞誉有加,即刻拍板投拍,却找了黎明做男主演邱浩基一角,而黄子华仅出演了一个滑稽小律师。

但正因为在影视圈心灰意冷,黄子华最终决定在离开娱乐圈前讲一场“栋笃笑”,没想到多年后凭借“栋笃笑”人气转战电影,竟拍出了港片影史本土最卖座的喜剧,一举超越许冠文和周星驰。

人生玄妙,莫过于此。

其他的伏笔还有:1992年还是短发的郑伊健,出演了第一部电影,饰演一位纯情处男,就获得金像奖最佳新人奖提名。

陈小春还是TVB的伴舞演员,在一次庆功酒会上,唱了一曲谭咏麟的《水中花》引起注意,由此加入风火海。

还是这一年,张国荣被高志森劝回香港拍片不久,一位北京来的文质彬彬的导演找他见面。

见面那天,张国荣穿了件薄衣,上来就说:“对不起,导演,我抽烟。”来人说我对不起你,“我连剧本都没写好。”随后讲了两个小时剧情。还没等他把故事讲完,张国荣找他握手:“导演放心,这戏我一定演。”

导演叫陈凯歌,电影是《霸王别姬》。

就在当年,张国荣提前半年去北京,学习普通话和京剧,为拍电影做准备。

即便发着高烧,张国荣也坚持压腿、练水袖,连去饭堂吃饭都走着台步。剧组在北京租了个院子,夏日炎炎,张国荣承包了剧组一个夏天的冷饮。

杀青那夜,他请众人吃饭。本不善饮的他连喝十二杯,每一次对饮都眼泛泪光, 葛优上来劝他说:“别难过,以后还有相聚的时候。”他却说:“可那时,场景、心情就不同了!”

当时,剧组的孩子叫张国荣哥哥,却叫葛优“葛大爷”。

没想到一年后,张国荣一票之差错失戛纳影帝,葛大爷却做到了。

还是那一年,曾志伟凭借陈可辛导演的《双城故事》,爆冷夺得金像奖最佳男主角。

随后和陈可辛联手创立了UFO电影公司。

岁月如梭,30年后,陈可辛在釜山电影节上宣布了自己的新公司ChanginPicture成立,从专注流媒体剧集,走亚洲发行路线,港片和国产片,这位天才导演都不先玩了。

许多当年看似无关的事,暗示着新故事的到来。

回头看去,唯有感叹:风月无情人暗换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

6、命途:巅峰之年埋伏笔,度尽劫波港片在

所有衰败的种子,都在巅峰时埋下。

回头看港片,从巅峰到瓦解,也只有一眨眼的功夫。

92年的港片,正是极尽火热、癫狂的日子,动不动三四千万的票房捷报,而港片急速滑落时,创造光辉的这帮人不但主力还在,而且正值创作巅峰。

究竟何至于此?说来说去,港片滑落,还是四个字:英雄、时势。

自古时势造英雄,英雄也造时势。但英雄敌不过时势。

整个60年代-80年代,香港经济腾飞,文化繁荣,电影界李翰祥、张彻、胡金铨,每一个都是独当一面的开山人物。

功夫巨星李小龙成为风靡全球的偶像。

进入80年代,李小龙逝世,成龙崛起,邵逸夫一手创立的无线训练班也开花结果:周润发、周星驰、梁朝伟、刘德华、古天乐等如今已是港娱中流砥柱。

这所有积蓄的力量,在80年代不断爆发,在92年抵达高潮。

不仅是港片,当时的香港流行文化是整个全球华人圈的绝对高地。

但随后的人和事,就呈现出兴衰更替、沧海桑田的味道。

港片江湖内部,商业片主导一切,文艺片愈发黯然失色。1992年张之亮编导的文艺片《笼民》拿到了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电影、最佳导演、最佳编剧、最佳男配角四项大奖,却只获得177万港元的票房。

难怪当时的影评人感叹说:“站起来的敌不过睡下去的,这实在是香港影坛的悲哀!”

出于追逐丰厚票房利润的本能,各大制片公司什么热门拍什么,渐渐市场武侠片、枭雄片、无厘头喜剧泛滥,却多半是东施效颦。

片商们“一切向钱看齐”的策略,引发了电影市场的诸多乱象,最终劣币驱逐良币。

大公司纷纷离场,跟风烂片见缝插针,多年后人们才恍然大悟——

衰败的伏笔,早已埋下。

另一方面,香港经济最好的时候,GDP总额能占据整个中国的18%。

但随着经济格局的改变,香港经济不再一枝独秀,文化也不再独领风骚。

写下《沧海一声笑》的黄霑晚年感叹粤语歌的没落,不止港片,港娱豪情都只剩一襟晚照。

外因方面,90年代初开始,以《终结者2》和《侏罗纪公园》为代表的好莱坞电脑CG大片开始加快全球化步伐,全世界人民都爱看好莱坞大片,曾经的香港电影后花园台湾市场,不再唯港片马首是瞻了。

2000年之后,内地市场如火如荼,三大巨星成龙、李连杰、周润发不约而同地从好莱坞转战内地市场。

以《神话》《英雄》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暗示了内地影市的票房大爆发,整个华语电影的权力中心从香港转移到北京。

香港电影人纷纷北上,港片开始失去港味。

或许正如王晶所言,香港电影的繁荣是“非正常”的。

1992年真是港片神奇的一年,在热血澎湃的午夜场,电影人身上有着无尽躁动和渴望,一个接一个故事打开序章。而泥沙从此俱下。

但风口过去之后,才华横溢的聚义,最终还是败给了时势变换的现实。

狂飙崛起的港片,也就难逃走向衰落的命运。

大时代的洪流冲过来,港片无非回到了应有的位置。

时光荏苒,一切就像徐克在《东方不败》里写的台词:不就是千秋霸业吗,都不重要了。

一幕幕开场的锣鼓,那些流动的盛宴,那些璀璨的星光,如今都飘散如烟。

如今的嘉禾影业转入影城业务,周星驰、成龙等也逐渐在内地影坛失去巨星的影响力。

只剩古天乐、黄子华们,独木撑起港片剩余的荣光!

好在沧桑之外,也有惊喜,2022年的港片回春意味着,哪怕一个黄金时代逝去了,那些坚持用心创作的人,总会得到时间的回报。

而1992年虽然过去,消失在漫长的30年的光阴中,纷纷人事早成梦影,恩怨情仇也都淡忘,再没有港星可以收割像当初“双周一成”那样左右票房,也没有哪个港娱红人可以像“四大天王”那样令人狂迷,但那一年留下的许多作品,还能够穿透时光,敲击人们的心。

1992年错失了四大天王头衔,还要半夜三点写《红日》的李克勤说得好啊:“命运就算颠沛流离 命运就算曲折离奇 别流泪 心酸 更不应舍弃”。

回望岁月来路,笙歌、流影此起彼伏。吹散风云的,是时势。

但英雄也可以再造时势与风云。

《东方不败》里讲话:“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,你怎么退出。”

港片故事不会就此结束,但最美的事物,要结束在它灿烂绽放的那一刻,才是最令人难忘的。

“尽皆过火,尽是癫狂”的港片故事,在1992年达到巅峰,虽然旧梦不再,总算为今天的人们,留下点念想。

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版权声明:24H导航网 发表于 2022年12月5日 am1:59。
转载请注明:原创 请回答1992,香港电影巅峰往事 | 24H导航网

相关文章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